15 十一月

中国资产增值,加拿大资产保值,全球资产配置王道





在上海探亲,呆了两周,在江浙一带走了走,看了看,深感中国变化之巨大。身边这么多人,尽管行色匆匆,尽管日常生活压力大,但你可以从他们身上感受到对未来的憧憬,对这些年生活翻天覆地变化的成就感和自豪感。

我1997年移民到加拿大,已经22年了。我很强调和当地主流社会彻底接轨和融合,早早地入了加拿大籍,很自然,慢慢地,我就是一个加拿大人了,思考方式,意识形态,价值观都很北美化。每次回国,多多少少是用外国人的眼光来观察周围的人和事。

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全民经商的社会,其深度和广度比欧美国家只有过之而无不及。早些年回中国时,看到的是很多学习国外经商理念和模式的经营实体,学是学了,没到位。现在就很不同了,很多开在江浙小城镇甚至农村的小店,都有相当的立意,其生意的经营系统不仅和欧美平齐,甚至有很多超过的地方。中国经济体量大,如果你的生意做对路了,其规模效应比人口少的国家,比如加拿大要大很多。以就是说,你只要在不同省份和地区重复你已有的成功,就可以把生意做得很大。不象人少的国度,一个公司要扩展,就要到更多的国家设立窗口,其阻力,难度和运营成本就大多了。

这些年,也碰到很多在中国这大环境成长和发达的成功人士,很多人或他们的孩子移民加拿大,在两国都有生意或资产。更多的人是把家留在了加拿大,自己在国内进一步发展。

这些人的跨国资产分配有什么共同点?

资产怎么分配才是合理?

1、加拿大政治环境非常稳定, 几百年积累的法律制度对人权和个人资产有强大保护。

财富的积累需要很多年,当你终于有一定资产时,一个必须考虑的问题就是安全和传承。最担心的是政治环境不稳,几天就把一辈子的心血化为乌有。

加拿大有相当繁琐的法律制度,对人权和个人资产的保护是国家的根本,写入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Canadian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没有人,团体,政党或机构可以侵犯。如果要修改宪章,要通过全民表决并通过,程序非常繁琐。

2、加拿大是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步子要比中国慢很多

根据《加拿大银行货币政策报告–2019年10月》(Bank of Canada Monetary Policy Report – October 2019),加拿大今年的GDP增长为1.5%,2020年是1.7%, 2021年也就1.8%。而根据国家统计局,中国2019年的GDP增长为6.3%左右,2020年是6.6%. 很明显两个国家的经济是在不同速度的轨道上发展的。中国是增长型的,加拿大是稳健型的。国内的资产增值快,但震荡幅度也大;加拿大的资产表现是缓慢上升,其变化速度没中国这么快,幅度也没中国这么大,但很稳定。


3、加拿大稳定开放的移民政策将进一步保障人口的可持续增长

做房地产,要选择人口和经济都增长的地方。

根据加拿大政府Government of Canada 《2018年年度给议会关于移民的报告》2018 Annual Report to Parliament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inherit; font-weight: 700;”>286,000在加拿大永久定居的移民, 而2020年加拿大的移民数量要达到340,000.  在这些人当中,61% 选择了蒙特利尔,温哥华或多伦多。根据多伦多星报,光大多伦多地区,其移民数量就占整个移民总数的36%。

移民是加拿大的国策,这个政策还在进一步放宽和扩大。细看安大略省的情况,据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 Canada的数据,安省人口将按历史比例持续增长, 见图。

随着时间的推移,加拿大人口老化问题将更加严重,政府通过拓宽移民政策来平衡和保持加拿大整体人口的数量和合理的分配比例。以安省为例,将来安省移民占本地居民的组成比例会越来越高。

所以,如果你两国都有根基,那么中国的资产应该更侧重增值,而加拿大的资产更侧重保值这样的组合不仅吸取了两国的投资优势,而且进一步分散了投资风险。事实上,我碰到的很多成功人士就是这么做的。

  • 中国GDP高,经济发展快,成长型投资机会多。大多在两地窜梭的人士,其工作收入还是来源于中国,家里的主要收入者Bread Winner在中国的时间多。而国内的成长型资产因为投资环境变化快,大多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打理。所以人在国内,抓住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直接操作投资或自己的公司,虽然风险高些,但可控性强, 业绩也能保证。

  • 而在海外的资产,美国也好,加拿大也好,应该是以保证不亏为前提的。这和我以前讲过的企业家和成功人士对低风险物业的情怀的原理是一样的,好不容易挣了这些钱,还搬到了海外,如果为追回报而承担了过多的风险,就整个资产组合而言,风险指数太高。在GDP才2% 的大环境,要有12%或以上的回报,风险是一定有的。而在中国,因为整体GDP指数高,要有12%或以上的回报机率就更高,风险指数降低。

  • 基于同样的原理,如果投资北美,就应该选一流国际性都市不要为纸面上相对高的回报而投二三流城市,比如流行的美国南部城市,Orlando, Miami等等。

我们这里的房产经纪有一句口头禅,“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 也就是说房地产的 价值绝大部分取决于这个物业所在的城市和小区。大都市由于它的多元化经济,尤其是大都市最佳地段,是精英们聚集的地方,对资产本身的价值是一个保证,有极强的抗跌性。

北美的一般城市,很多房子是很便宜的,资产本身的高收益率Cap Rate,也就是资产价格相对物业租金水平比较低,可以直接显示在相对高的投资回报上。为什么租金高,资产反而不象纽约,芝加哥,温哥华,多伦多这么贵? 原因在于这个城市的经济,人口,等等因素。在经济下行时,这类物业的价值会下降很多,这类物业可塑性大。这也正是物业便宜的原因。

作者:Helen Mingyue Xu

资深房地产投资人

北极燕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AT International Capital Inc. Managing Partner

文章的版权和观点归原作者所属,我们充分尊重知识产权,如有版权问题敬请联系留言